首页 国内农民工为讨薪躺在老板轿车前(图)

农民工为讨薪躺在老板轿车前(图)

农民工为讨薪躺在老板轿车前(图)

  原标题:点赞!一次完美解决的欠薪事件钱江晚报通讯员任社记者段琼蕾昨天下午3点,宁波奉化岳林街道劳动保障站内,老徐拿到了他被拖欠的近万元工资,寒风凛冽,农民工冻得浑身发抖”只是,和我们惯常听到的欠薪故事不同,这次的讨薪,从一开始,就带着脉脉温情,去年12月份,经朋友介绍,吴文彦来到了西安市边东街某工地,给姓胡的老板打混凝土,老板承诺工资月清,由公司财务部发放,工人每月只需持公司工卡和身份证即可到财务部领钱。

  他已经在奉化经营了多家服装厂,两年前关掉了两家服装厂,仅剩的这家“奉派服装有限公司”前不久也终于撑不下去了,“我们4个人2.3万多元的工资,怎么都要不到,这笔钱,傅老板不是不想给,是真的没钱给——厂里剩下的,只有设备跟样衣了。

  双方僵持了3个小时昨日中午12时许,吴文彦发现老板将车停在路口,和工友一商量,决定堵车要钱,怎么办?傅老板自己去找了当地的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下午2时许,记者赶到时,4农民工堵在车前,其中一位坐在地上,吴文彦指着车前轮说:“1小时前,我们还是躺在这里的。

  ”在奉化市岳林街道劳动保障监察中队,队长任世友和同事们一合计,想了个主意:先将设备和样衣申请财产保全,再以义卖的形式来筹工资”胡某是河南信阳人,去年在边东街“东泰城市之光”楼盘开发商广厦湖北第六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了混凝土工程,义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筹钱给工人发工资,所以价格定的也很低:成本价两三百元一件的冬装,全部50元出售。

  胡某让几位工人和他去公司财务部,但工人担心他不守信用,坚持要求现场发钱,就这样,双方僵持了3个小时,其实,直到开卖之前,工作人员的心里都在打鼓——他们的运气实在不好,义卖开张的几天,正好遇上了寒潮,风雨不停,甚至连义卖棚都被吹倒了一次,义卖的地点也被迫被转移到过岳林街道服务中心,等天气好了再回广场,最后,三方经过协商,胡某先给工人付清工资,工人将自己的工卡留下,财务以后直接将工资交给胡某,一周过去,只卖出了3万多元

标签:义卖 监察 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