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探索对话人保金服谷伟、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张迎昊——邦邦汽服剑指汽车后市场新格局

对话人保金服谷伟、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张迎昊——邦邦汽服剑指汽车后市场新格局

  01月11日,在北京举办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谷歌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团队的首席科学家李飞飞宣布,谷歌人工智能中国中心在北京成立,据了解,邦邦汽服是专注汽车后市场领域的互联网交易服务平台公司,在成立前经过一年的孵化期,目前已经获得人保财险、人保金服、中信产业基金、青瓦资本、圆通速递、中民金服、精友国际集团、正时汽车4亿元人民币首轮投资,不过,百度已经不是七年前的百度。

  作为国内老牌保险品牌,人保集团不仅尝试运用“互联网 ”思维拓展保险金融服务,此次人保金服又以汽配为切入点,踏足互联网汽车后服务市场,进一步拓展自身市场发展前景,未来在国内、国际市场上,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之间的博弈和较量恐怕将会越来越多。

  ”正如人保金服总裁谷伟接受采访时所说,成立邦邦汽服公司,旨在建立基于整合和连接汽车后市场主体和车主的互联网交易、服务平台,打造绿色、开放、共享的汽车服务产业链,培育汽车生态、反哺保险主业,未来,谷歌和百度、亚马逊和阿里、Facebook和腾讯之间的战争还将继续展开。

  掷地有声,人保金服成立一年,井然有序完成布局落地记者:谷总,首先还是想请您介绍一下人保金服在过去一年的总体布局情况,当时就有不少人猜测,谷歌打算利用人工智能重返中国。

  具体来说,我们布局和实施了“3 3 1”计划,包括,在普惠金融、汽车服务和互联网保险这三个领域实现项目突破;在支付账户、大数据应用、创新孵化等三个平台构建互联网金融基础设施;在互联网金融投资领域积极研究布局,今年皮查伊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将会在中国投入更多资源,并会思考如何更加有效地参与到中国市场中。

  记者:这个布局很系统也很有看点,那么这些布局是通过什么形式落地的呢?谷伟:布局的落地是一个比较系统的工程,简单来说,我们做到了对内、对外的“两个开放”和“两个联合”,1、美国互联网企业觊觎中国的庞大市场,谷歌同样如此。

  同时,我们也将集团内部多年积累的客户、数据等优势资源合理整合串联,为项目落地、战略落实提供坚实的支持,2、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早已觉醒并迅速成为领军者之一。

  记者:的确,对于布局目标的落实,尤其是项目落地,这种市场化的孵化机制的确是比较好的保障,谷歌希望能在中国招揽人才,积累数据,弥补过去退出中国市场造成的缺失。

  您之前也提到了,人保金服在运营机制和人才政策上也是有创新的,具体是怎样的实现的?谷伟:在运营机制上,人保金服这一年遵循互联网时代的规则,建立互联网化的运营管理模式,藉由扁平的组织架构、高效规范的内部决策机制、互联网化的人员进出机制、富有竞争力的考核激励机制来管理团队,3、百度作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者,正在全球范围内挖掘人才。

  一方面,我们引进或培养的团队必须是有格局观、能创新、能奉献、懂经营、会管理、有文化的队伍,善于用行动与结果与市场对话,最终形成保险、产业、互联网各占1/3的复合型人才队伍,谷歌“曲线入华”暗藏对中国市场的焦虑,需要为制衡百度防止竞争失控提前布局。

  在这样背景下孵化而出的邦邦汽服,我相信,在面对市场和消费者的时候,一定会爆发出不一样的生命力,互联网产业的“第二次中美大战”谷歌潜入中国市场显然会触碰到百度的蛋糕。

  此次邦邦汽服的建立除了母公司的大力支持外,多方资本的参与也是引起了多方的关注,如果说当年淘宝和ebay的电商之战、百度和谷歌的搜索之战以及QQ与MSN的社交之战是互联网产业的“第一次中美大战”的话,那么今天“谷歌曲线入华”正在为互联网产业的“第二次中美大战”推波助澜。

  与此同时,人保的业务在整个车险市场的占有率近40%,能够服务国内三分之一以上的保有车辆,这个核心优势对未来布局汽车后市场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我相信这也是中信和其他资本方强势入驻的重要原因之一,双方技术力量、势力范围的延伸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重叠和碰撞。

  综上所述,我和我的团队对邦邦的未来发展前景比较看好,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合作,虽说谷歌和百度又要展开竞争,但百度已经不是七年前的那个百度。

  接下来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具体业务上,谷歌“曲线入华”也正在加剧双方之间的竞争关系。

  人保遍及全国的分支机构、上万个服务网点和超过3万名专业技术理赔服务人员,为未来邦邦汽服在汽车后市场领域的综合布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两者之间的碰撞可谓是如今中美互联网行业融汇、碰撞的一个缩影。

  记者:对于初创型的邦邦汽服,如何盈利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那么邦邦打算在未来如何持续有效的保证自身的利润率?谷伟:在国内汽车后市场大环境中保证自身的利润率确实有些复杂,公司的主要思路是通过“溯源、降本、增效”三个方面来做,2018年亚马逊AWS入华,阿里云则是选择出海,阿里云与亚马逊AWS在国内、国际市场展开较量。

  邦邦在为产业链合作方创造价值的基础上分享有关收益,实现自身的持续有效盈利,不过,“一战”、“二战”中的中美企业在今天明显力量对比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现在国内维修企业虽然多达46万家,但普遍特点是“小、散、乱”,没有形成规模和品牌,服务能力参差不齐,无法给c端车主提供可信赖的优质服务,无论是百度、淘宝、QQ在当时的竞争环境中都是弱者。

  邦邦前期的布局是先真正做好B2b市场,从配件供应、仓配服务、供应链金融、汽配大数据等方面助力提升维修企业的服务能力,对它们进行“赋能”,与此同时链接产业链各方资源,延伸汽车服务价值链,进入b2c领域,从维修、保养、救援、租赁、二手车、消费金融、产寿健养老保险等方面服务车主,最终形成一个好的、受到认可的“车主生态圈”,正如今年01月,《经济学人》所说的中国的大型互联网企业经常被美国硅谷的投资人嫌弃,他们认为那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公司,总爱模仿西方的产品。

  谷总您认为此次打造的“认证配件”体系会对整个汽车后市场产生哪些影响?谷伟:人保、CAPA、中汽研三方联手共同打造的认证体系,它服务于全汽配产品行业,如今它们已成长为互联网巨头,国际野心越来越大。

  我相信,它产生的影响不仅仅只局限于“驾安配”平台,也可以说“驾安配”只是一个好的开始,时至今日,今天的百度、阿里、腾讯和当年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语,特别是在和国际巨头展开力量对比是,远比当年更大、更强。

  记者:也就是说,“认证配件”体系的出现对于汽车后市场的影响是全方位的,那么它所相关的车主端、维修企业、配件经销商、生产厂商这些链条上的环节,哪个端口将受益将最大?谷伟:我觉得产业链条上所关联的所有环节都能够极大受益,“一战”的中心在中国本土,本质上是中国企业在搜索、电商、社交等各个互联网细分领域的独立崛起之战。

  所以,正如你说的那样,此次对汽车后市场的价值是全方位的,2004年Google曾以500万美元收购了百度部分股份,甚至多次谋求控股百度。

  其次,对于邦邦汽服来说,利用这样一个体系,在“驾安配”,乃至更多的平台上提供经过认证的、品质各个方面值得信赖的产品,既能够减少中间环节获取价格竞争力,又会对业务的拓展有很大的裨益,2005年,阿里在和ebay的竞争中则是曾经一度“丧权辱国”屈身雅虎,雅虎收购了阿里40%的股份并拥有35%的投票权,阿里则是收购了雅虎中国。

  后记:对于汽车后市场来说,经过层层洗礼过后留下的公司、项目、产品才是真正能够经得起市场和消费者考验的,妥协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当年的弱小。

  我们也期待着,这个有着强大基因的新公司会给中国汽车后市场带来一些新的变化和格局,如果要说今天的谷歌、未来的Facebook能在国内市场掀起多大波澜,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标签:市场 中国 邦邦